中央财政累计投1472亿元 4000万娃吃上营养餐
习近平总书记关切事丨为经济育动能 让生活更多彩
李克强:面对新的困难挑战,仍然要靠改革开放破解难题

否认所有指控!戈恩媒体见面会十大看点(附150分钟直播文字实录)

发布时间:2020-01-09  来源:凤凰网  字体大小[ ]

 

  北京时间1月8日晚间,在保释期间从日本逃离到黎巴嫩的日产前董事长戈恩召开媒体见面会,回应外界质疑。在见面会上,戈恩对日本检方对其漏报个人收入、向其姐姐转账、买房让公司付钱等等指控做了全面否认,并详述了自己在被指控期间的一些遭遇。

  原标题:否认所有指控!戈恩媒体见面会十大看点(附150分钟直播实录)

  凤凰网财经讯 北京时间1月8日晚间,在保释期间从日本逃离到黎巴嫩的日产前董事长戈恩召开媒体见面会,回应外界质疑。凤凰网财经全程直播。

  在见面会上,戈恩对日本检方对其漏报个人收入、向其姐姐转账、买房让公司付钱等等指控做了全面否认,并详述了自己在被指控期间的一些遭遇。

  感慨重获自由:

  戈恩:自2018年11月以来首次获得自由 这种感慨很难用言语来表达

  戈恩表示,“自2018年11月以来,我首次获得自由,这种感慨是很难用言语来表达的,尤其是我自己的一些感慨之处,我还是想在此感谢能够有机会和我的家庭和我所爱的人再一次团聚。”

  否认日本检方指控:

  戈恩举行记者会:我不会透露逃跑计划 毫无根据的媒体攻击都是日本政府策划

  戈恩当天表示,自己不会透露逃跑计划。与此同时他还再次将矛头指向日本,称针对自己的那些毫无根据的媒体攻击都是日本政府精心策划的。

  戈恩:日本的司法违反了基本的人权 所做的指控没有证据

  戈恩表示,日本的体系是违反了基本的人权,在此以个人的身份强调,在日本的司法体系当中的一些错误,他们所做出的控诉完全是错误的,一开始根本就不该被逮捕。

  戈恩举行记者会,否认非法使用日产的钱在世界各地购置房产

  戈恩当天在记者会上否认了一项针对他的关键指控,即非法使用日产汽车公司的钱在世界各地购置房产。

  戈恩:我被逮捕是日产和检察官密谋的

  日产汽车公司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正在黎巴嫩召开记者会,对之前的一连串嫌疑事件和逃亡原因进行说明。戈恩称自己被逮捕是日产和检察官密谋的。戈恩称:“400多天非人道的折磨,我只有走没有其他的选择,对于我的指控是没有证据,他们没有公布我所有的文件。他们为什么不让我举行媒体发布会。他们骚扰我的妻子,监视我的所有行动。他们一开始就告诉我必须认罪,他们不想找到真相,只是想让我认罪。14个月的痛楚是被一些人别有用心策划的,是一个有组织性的阴谋。”

  戈恩举行记者会:我别无选择,只能逃离日本

  《卫报》说,戈恩坚称,“我并非凌驾于法律之上,但我别无选择,只能逃离日本。”当天他还在记者会上形容说,“‘逃跑’是我这辈子做过最艰难的决定。”

  戈恩记者会:继续在日本待下去我可能会死

  戈恩表示:“他们不把我当成人,他们把我当成动物或者物品,我只能在有监控监听的情况下,和我妻子见面。他们的检察官是老大,他们的检察官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们一直在拖时间,我想快速审判是任何人都应享有的人权,但是我完全没有享受到。如果继续在日本待下去,我可能会死在日本,我感觉我像是个人质。”

  戈恩将自己“被陷害”比作“偷袭珍珠港事件”:美国被日军出其不意地袭击

  戈恩当天在记者会上坚称针对自己的指控“毫无根据”。他还提到,有朋友曾问他怎么没有注意到自己被陷害了,对此戈恩给出的回答是,这就像“偷袭珍珠港事件”——看看1941年日军如何出其不意地袭击了美国。

  戈恩拒绝讲述逃亡过程 称出逃原因为“寻求公正”

  这是戈恩自逃离日本以来首次公开露面。记者会上,戈恩称不会讲述自己如何逃出日本,但称自己逃出日本的理由是为了“寻求公正”。

  谈日产的未来

  戈恩:日产-雷诺-三菱联盟已瓦解

  日产前董事戈恩在黎巴嫩记者会上表示,我对三家公司的未来战略原本是非常清晰的,现在联盟已经瓦解了,盈利也下降了,我看着你们丢掉了很大的机会,我实在无法相信,他们说要把戈恩的时代翻过去,的确,现在的事实就是这三个品牌已经没有未来了。

 

  以下为戈恩发言实录:

  女士们、先生们,非常感谢各位来到这里。这一部分我会用多语种来演讲,我特别要感谢来自于法国的媒体朋友们,大家可以想象今天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天,首先我也是非常期待,应该说未来的每一天,已经有400天了,尤其是自从我被非常残忍的从自己的世界带出,应该说和我的家庭、朋友以及我自己的社会圈完全断开,和雷诺三菱完全断开联系。

  自2018年11月以来,我首次获得自由,这种感慨是很难用言语来表达的,尤其是我自己的一些感慨之处,我还是想在此感谢能够有机会和我的家庭和我所爱的人再一次团聚,同时今天也是让我想起了一年前的某一天,当时我也是在媒体面前以及日本的法官以及检察官面前向他们进行申诉,申诉我自己的无辜,我当时是受困于手铐,而且当时我是在法庭上,当时我也是在日本,应该说被长期的进行单居的关押,我已经有超过6周时间没有和我的家人相见,由律师向我展示了一封信。

  在过去应该说有超过8个小时当中的时间当中,我被相关的日本当局进行拷问,没有任何的律师在场,我当时也完全不清楚自己所受控诉的原因,而且他们也是花了大量的精力来消耗我的人权和我自己的精力,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大的挫折,而且检察官也不断地对我进行控诉,大家可以去看我的录像,当时其实我也是受迫来进行承认我自己的一些罪行,如果我不承认,他们会对我的家人和我的爱人做相关的一些动作。

  我也是不断的为我自己的清白所抗争,到底是继续抗争还是继续期盼着有一天能够自由,应该说自那之后每一天每一周每个月都是如此,没有希望的一种想法每天都在与日俱增,应该说在扣押的130天当中我也是不断地为我自己的清白来抗争,我也是第一次有机会能够在各位面前和各位分享我自己的一些想法,尤其是我在受关押之后24小时之后就被关入了单人牢房,这种做法是违反联合国人权的。

  在今天跟各位讲一讲,我不会讲我是怎么离开日本,尽管大家对我怎么离开日本的过程非常感兴趣,我会跟各位讲我为什么会离开。自噩梦开始的第一天我不断的希望能够去为自己辩护,对我来说非常高兴我能够脱离牢房,我很难用语言来形容我自己所经历的内容,但非常有幸,我现在不在日本,我想跟各位进一步的去讲述去讲一些内容,让各位去发现真实的一些事实,而不是仅去听那些控诉我的人,无论是在日本还是他们不在日本,现实和他们所讲是完全不同的,讲完之后大家就会发现这些现实到底是什么。

  跟各位讲,日本的体系是违反了基本的人权,在此以个人的身份强调,在日本的司法体系当中的一些错误,他们所对我做出的控诉完全是错误的,我根本一开始就不该被逮捕。

  首先,跟各位说一说那些对于支持我的人做出感谢,尤其是他们长期的为我开启辩护,希望能够保护我的名声保护我的人格,应该对于这些人来说,对于他们所给我家庭以及我妻子所提供的爱,表示感谢,我的妻子我的四个孩子,我的姐姐,我的母亲,他们都应该说在过程当中经历了大量的痛苦,尤其是他们从媒体当中听到我被单独关押以及被扣押之后,他们也是不断地对于日本媒体以及日本检察官以及日产高官对我所做出的控诉表示遗憾和悲痛。

  我也看到很多我的朋友以及匿名支持者,当我在被扣押的时候他们所写的一些请愿信,我也要感谢黎巴嫩政府和黎巴嫩公民,他们从来没有对我失去信任,他们向世界展示了,尽管黎巴嫩是一个小国,但是黎巴嫩还是有非常大的灵魂,非常大的心脏,他们真的有正义感。

  我也认为我在全球范围内的律师,他们也是不断地将自己的精力投入其中,不断的去抗击腐败体系,这种体系不断的打压我的信心,第一天就开始逼迫我承认我的罪证,尤其是我想感谢在各个国家,尤其是在日本的一些支持者对我所做出的支持以及希望能够对日本司法体系的不公以及日本司法体系官僚做出控诉,在整个体系当中我们能够看到它是缺乏自由缺乏司法正义感的。

  花一点时间提一下凯利先生,凯利先生是一个好丈夫和好父亲,他在去年11月的时候他也是被迫去到日本,本身他应该是在家里做手术的,他在整个日本司法体系当中被扣押,完全没有任何的审判迹象,而被关押了四个月。当我的新闻抓住媒体的重心的时候,我是没有办法去感受格雷格所承受的痛苦,尤其是承受日本司法体系所带来的痛苦,他被惩罚的原因是因为他是一个诚实的人,而且他也是和哈利纳达以及其他的人都做出了罪证的承认,日本政府利用的是非常有趣的信息,而检察官以及日产也利用了一些有趣的信息作为证据,继续强调的是他们所做的一些罪证承认都是没有根据的。

  大家很难想象我在过去14个月所承受的痛苦,应该说我作为日产没有被正式起诉的这样一位行政执行官,虽然我不会站于法律之上,但是我希望为我的名字正名,为我的权利正名,我也是支持正义和公正的法律,我是逃离了政治控诉的过程,我想他们也是通过这样的系统来关押我,来起诉我,甚至没有给我带来任何的公正,我也是希望能够逃脱这样的体系,以此来保护我的家人,而且我所做出的风险的采纳都是希望在未来能够有一个公正自由的审判,尤其是那些人希望对我做出起诉,对我有一些不公的做法。

  我想说的是正义在这个时刻对于个人来说他们已经不在乎了,这也是我生命当中所做出的最困难的一个决策,但是我们千万不要忘记了我们目前所面临的这样的一个司法体系,他们的这种起诉成功率达到90%以上,他们对于外籍人士的起诉率已经超过了90%,这是关于到底公正与否,我们希望有一个公正的结局,他们的这种体系的起诉方式完全是由个人所决定,包括日产的高管以及本次起诉的原告,应该说是完全玷污了日本本身的司法体系,颠覆了人们对于日本这个现代化城市的形象,这也是非常严重的。

  大家可能会想,为什么起诉官会把一些虚假信息以违反日本法律的情况下将这些信息曝露于媒体,待会儿我会展示为什么我是清白的,为什么他们在13个月之后甚至还没有决定最终的审判日是哪一天,不断地在拖延调查的时间,他们为什么要反复地关押我,不断地去审视我的一些起诉文件,他们为什么要防止我去开记者发布会或者向公众说一些信息或者向公众说我自己的故事,为什么他们会花14个月的时间破坏我的精力,甚至通过隔离我的妻子来控制我的每一个行为和步骤,我会给各位一些答案,我会保持5个话题的演讲,我会说出为什么这一切会发生,这些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跟各位再讲一讲这14个月当中所经历了什么,另外我所面临的四项起诉的,尤其是检查官对我所做的起诉。

  其实这些起诉的原因都完全是诬蔑,这些起诉的一些内容早就在媒体当中被传扬,从官方角度来说根本就是不严谨的做法,我还会讲一讲日产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包括日产三大主体情况怎么样。

  首先,提到的是为什么这是一项阴谋,而且是一项有组织的阴谋,原因到底是什么?我们看到两种原因,我会给大家主要的两条原因。为什么会发生这个事件?首先是日产的业绩在2017年初开始走下坡路,2016年10月,我决定从三菱未来的董事长来支持整个公司的整改,当时他们提出让我做联席CEO,当时是由董事局指定的,他们是全票通过评选他为CEO,14个月之后他们又全票通过让他下台,我在这家公司在1999年已经死亡的这家公司供职了17年,拯救了这家公司,之后又让它重新成为全球排名前6的车厂品牌,这是我的功绩,但是他们完全忘记了。我作为日产的董事长,我为这家公司带来了很高的盈利,让它重新开始成长,在2018年的时候这个公司又开始重新走下坡路,因为CEO不再是我了,我相信有一个时间点这些亚洲人会在竞争的舞台上面被派驻出去,这是第一点。

  当时股东们已经讨论了两年,雷诺的董事会,因为法国政府希望提高雷诺在日产的股权和持股比例,之后我们的日方并不开心,不只是日产的领导层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以及法方的压力,因为他们在日产的15%的持股比例给他们投票权,但是日方在雷诺的15%的持股比例并没有带来投票权,我应该是最能够将他们带出这个困境,他们当时又提出让我重归这家公司,而且很不幸的我接受了,他们是两家公司里面觉得自己是二等公民的人,要将他们联合在一起,让他们成为一家公司,让他们感受到自己是一等公民,使他们的下坡路能够重新回到正常的轨道上面。

  日产这边觉得如果他们不想有法国人指手划脚,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我赶走,其实在日产工作这段时间内,雷诺其实并没有很大的影响力,一直给日产很高的自制力,但是日产并没有这样的感觉,始终没有达成协议。

  到底我说的这些人是谁,我会把名字交给大家,到底是哪些人组织的这场阴谋,董事会成员,是日产董事会的成员,我可以说日本的政府那边到底是谁在这个背后,我可以告诉大家,但是我在黎巴嫩我特别感谢黎巴嫩的政府对我的热情招待,所以我希望我所说的所做的不会为黎巴嫩带来任何的问题,所以对于日本政府背后的人,我就不说他的名字了,主要我不希望黎巴嫩政府和黎巴嫩人民因为我的到来带来任何的困扰,其实参与的人很多,但是他们应该是首脑,还有东京地方检察官,我也会提到几个名字,包括历史事务所ANW,是日产为我指定的律师事务所,在过去一段时间里面始终支持他们的法务团队,日产的业绩下降和两条新的生产线之前的问题,我在2018年的11月19日被捕,我当时不再是CEO,而是总裁,是董事局主席,当时有人问我你从来没有提到过,你没有发现这些可能会出现的事件吗,一点信息都没有发现吗?

  当珍珠港事件发生的时候大家会有任何预知吗?你知道任何的蛛丝马迹吗?我当时根本就不是在自己的国家,我也不懂他们的语言,当时他们在策划这场阴谋的时候我真的是没有任何的事先发现,我相信他们是秘密计划的,所以当事件发生的时候我就是非常的惊讶,全世界都很惊讶,我完全不知道,而且全世界都知道我在飞机上就被逮捕了,并不是,我是下飞机之后被捕的,坐车去到海关,这时候他们收了我的护照,来自东京地方检察院的人就跟我说你要把手机收起来,你不能再使用你的手机,因为当时我非常惊讶,我跟他们说我至少要给日产打个电话,要我的律师到场,但是当时不知道日产就是背后的主谋,应该说其实我不知道检察官和日产其实早有阴谋,之后他们就把我带到了拘留所,应该说从我被捕之后到我去到了拘留所只有5个小时的时间,应该说日产和检察官的这种勾当是无处可见,这是非法的行为,但是我们能够看到有这么多的蛛丝马迹,有这么多的一双手在背后行使着这种行为,但没有人能够清晰的看到这种行为。

  日产的管理层其实也有些人告诉我说他们早就知道公司在向我做一些策划,这种在我被捕之前的很早就已经开始被规划了,我也不想在这边提任何检察官或者任何官员的名字,但是检察官跟我说的是我在机场把你逮捕的时候,是关于你的逃税漏税你工资的问题,我就说了什么工资的问题?他说我把你抓起来的原因是因为你的工资申报不够,就是我们给你付的工资,尤其是在日本给你付的钱,他们控诉我的工资没有申报,这个工资的批准还没有通过董事会,他们就通过这种理由控诉我,这是很神奇的一件事情,在很多的国家,因为你没有任何的原因去逮捕我,这个不是一个刑事事件,这甚至不是一个违法事件,如果你没有申报的话,我也是询问了东京大学在三周前我的律师询问了东京大学相关工资法的一位教授,这就是检察官对我做出的控诉,我13个月之后把这个信息告诉了这个教授,他说这是非常丢脸耻辱的一件事情,他们会逮捕您戈恩先生,我就让他写下来,他说这是一个耻辱。

  这是由日本东京大学的公司法的教授所说的一句话,这是耻辱,我会继续下去。

  让我跟各位讲一些内容,尤其是我讲到了130天在被关押,其中有大量的时间是被单独囚禁和关押,整日整夜的被关押,每天只有30分钟的放风时间,在周末还没有这30分钟,周末没有任何的警务人员对我们做拘留的审查,周末时间可能会更少,每一周才会有自由的时间,也没有任何的药物提供,包括还有在晚上和白天也会有不断的调查和审问,没有任何律师在场,而且关押我的囚禁地区或者是牢房也没有人会说法语或者英语,检察官从一开始跟我说你不要跟我玩把戏,还是早早的坦白为好,应该说没有任何的迹象显示他们不希望把我起诉成功,他们希望能够建立起一个非常强大的证据,将我起诉成功,将我进行控诉。

  其实在我第二次被捕之后,一个新的检察官在日本上任了,当时他也被日本媒体所访问,他就说了,为什么你不允许戈恩先生跟媒体进行沟通,他就说我们不允许他向媒体说任何东西,我们同时还要给他起诉新的一些罪行,这个过程很有意思,他能够和公众进行交流,甚至给我带一些新的罪行,因为大家知道其实昨天也是非常巧的一天,也把我抓起来,他们昨天给我的妻子又下了一个逮捕令,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从9个月以来,检察官和法官也好,他们都会用一种原因去逮捕,应该说9个月前的昨天也就是花了9个月的时间,在我今天开这个发布会的前一天他们又做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