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2018:7月关键词——大道
聚焦中国经济新亮点:改革强劲发力 释放创新活力
李克强:40年来中日关系取得令人瞩目的发展
 ·[视频]“打飞的”出门无畏拥堵 网约直升机横空出世.. ·[视频]意大利科学家发现火星上首个液态水“湖” ·[视频][大江奔流]独竹漂 :来自赤水竹林的功夫人.. ·[视频]壮!观!这里是美了千年的陇原古地! ·[视频]未来三年中国这样“保卫蓝天” ·[视频]男子抱狗乘公交车遭拒 下车与司机开打上演“全.. ·[视频]追梦世界杯:中国青训 路在何方 ·[视频]叶剑英之女曝美囯对华计划,吓出一身冷汗! ·[视频]1家3人被蜱虫咬伤2人丧命 被咬后千万别生拉硬.. ·[视频]马云说球:再坏也很难啦 ·[视频]机场吃饭不满意饭菜口味,冯小刚导演大发雷霆 ·[视频]从浙江实践到中国答卷:习近平引领“赶考”路 ·[视频]上班时间“放飞自我”?90后收费站小哥火了 ·[视频]微视频:上海精神 青岛扬帆 ·[视频]当上合组织遇到“一带一路”,会发生啥? ·[视频]上合青岛峰会灯光焰火表演《有朋自远方来》 ·[视频]3D微视频:《共同家园》 ·[视频]视频:一分钟,青岛在发生什么? ·[视频]微视频:青春之我 奋斗之我 ·[视频]新华社推出水墨3D大片《上合之合》

华能千万吨煤电项目筹建十年仍未投产 千亩土地撂荒

发布时间:2018-03-24  来源:凤凰网-中国经营报  字体大小[ ]

  原标题:华能千万吨煤电项目筹建十年仍未投产 千亩土地撂荒

   王金龙

  两个合计产能1600万吨的煤矿,从2008年筹建至今仍没有投运,这使得中国华能集团(以下简称“华能集团”)被当地诟病为“占而不采”。

  2018年2月,《中国经营报》记者实地探访了位于甘肃省陇东地区规划最大的两个煤矿——华能核桃峪煤矿与新庄煤矿,这两个煤矿均处于建设当中。煤矿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核桃峪煤矿投产日期为2019年,新庄煤矿投产日期为2022年。

  而按照华能集团在筹建上述煤矿时的规划,核桃峪煤矿应在2013年下半年建成投产;新庄煤矿则在2015年年底建成投产。但未曾想投产计划一再搁浅,延宕至今。

  煤矿投产延期

  2008年4月17日,时任华能甘肃煤炭项目处负责人、华能平凉发电公司总经理李富民,华能集团规划部处长张凌燕一行6人来甘肃省庆阳市,就煤田开发一事与时任庆阳市市委书记张智全,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周强等主要领导进行了座谈。

  而在此前一个月的时候,甘肃省政府已经就庆阳的煤炭开发与华能集团公司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一年之后,即2009年4月17日,华能庆阳1200万吨核桃峪煤矿奠基。当时甘肃省多位政府工作人员、华能高层领导悉数到场。

  “在核桃峪煤矿奠基的时候,双方都对庆阳的煤炭项目充满信心。”一位参加当年奠基仪式的庆阳籍官员向本报记者表示,因为核桃峪煤矿是甘肃省境内规划最大的煤矿,投产之后,对推进甘肃能源开发和经济发展都有重大影响。因此,省领导要求庆阳市要为华能集团投资建设核桃峪煤矿和陇东能源化工基地创造良好环境,确保工程顺利推进。

  公开资料显示,核桃峪矿井田面积191平方公里,探明煤炭资源储量21.16亿吨,可采储量11.76亿吨,起初的设计年生产能力为1200万吨/年,服务年限70年。后来,在审批手续的过程中,核桃峪煤矿将产能设计由1200万吨/年降至800万吨/年。

  继核桃峪煤矿之后,华能庆阳800万吨新庄煤矿于2009年10月20日奠基。按照华能集团当时的规划,核桃峪煤矿应在2013年下半年建成投产;新庄煤矿则在2015年年底建成投产

  不过,2018年2月,本报记者实地探访发现,上述两个煤矿仍未建成投产。其中,核桃峪煤矿在2017年年底完成了一期、二期建设,2018年将开始三期建设,预计2019年建成投产。新庄煤矿预计2022年建成投产。

  另外,本报记者获取的一份资料显示,截至目前,新庄煤矿仍未获得土地证、生产许可证以及环评变更手续。

  不过,庆阳市能源局煤炭科科长张志正则向记者表示,核桃峪煤矿与新庄煤矿应该已经获得相关手续,但其无法向记者提供具体获得各项手续的时间表。张志正解释称,庆阳市能源局成立于2016年下半年,而核桃峪煤矿与新庄煤矿建设较早,所以并不掌握手续方面的情况。

  另外,张志正表示,华能集团在庆阳的项目属于甘肃省重点项目,而庆阳市能源局只是一个服务、配合单位,因此不曾在矿上设有监督管理人员,煤矿的审批手续等也不曾掌握。

  千亩土地被撂荒

  和很多能源城市一样,庆阳市并不想单纯的卖煤,也希望能够在当地延长煤炭产业链,从而增加地方财政收入。

  在核桃峪煤矿与新庄煤矿相继开工之后,按照华能集团与甘肃省之间的战略协议,2012年下半年开始,华能集团启动正宁电厂征地拆迁工作。按照华能集团彼时的规划承诺,正宁电厂2013年8月开工建设,2015年4月一号机组投产,2015年6月二号机组投产。

  据上述庆阳籍政府工作人员透露,虽然华能正宁电厂征地是2012年下半年,但是直到2013年,国家能源局才正式复函同意甘肃华能正宁电厂工程开展项目前期工作。

  按照规划,华能正宁电厂将建设2台660兆瓦国产超临界燃煤空冷机组,同步建设烟气脱硫、脱硝和高效除尘设施。

  然而,随着核桃峪煤矿与新庄煤矿的缓建,正宁电厂如期建成投产的愿望也随之落空。2018年2月底,本报记者来到位于正宁县周家镇桌子头村发现有连片的土地被撂荒。在村民燕俊(化名)的指引下,记者找到一处已经破旧不堪的拱门,上边除了标有华能集团的标志之外,左右两边还分别写有“打造陇东能源基地、助推庆阳经济建设”字样,除此之外在这片土地上再无其他有关华能正宁电厂的建筑物。

  “以前,这里都是良田,主要种植玉米、小麦等农作物,2012年,华能在此建设电厂,就被征用了。”燕俊向记者表示,华能正宁电厂一共征地约800亩,主要来源于桌子头村与燕家村,每亩地赔偿不到三万元。之所以农民能够接受这么低的赔偿款,是因为华能答应,在电厂建成之后,将优先解决当地的劳动力,并承诺安排毕业回村的大学生就业。

  “地就这么荒着,已经5年多了,也不知道还荒到什么时候,看着让人可惜啊……”一位桌子头村村民指着撂荒的土地向记者表示。

  记者实地调查发现,华能集团在庆阳撂荒的土地并不只正宁电厂这一处。在位于庆阳市西峰区石油东路北侧、正宁东路南侧、北京大道西侧的华能庆阳办公基地,同样有上百亩土地也处于撂荒状态,被圈起来的土地上,除了一幢12层的办公大楼之外,其他地块均处于荒废状态,由于园内土地未硬化处理,杂草丛生。

  庆阳市国土局一位政府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上述工程的开工日期为2012年6月12日,竣工日期为2014年6月30日,施工单位为湖北工程建设总承包有限公司,开工之前项目获得了“三证”,即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以及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2014年之后,由于华能在庆阳的煤电项目均未投产,所以办公楼至今不曾使用过。

  另外,本报记者调查获悉,位于甘肃宁县新庄镇米家沟村的新庄矿井选煤厂规划占地42亩,其大部分地块也处于荒芜状态。米家沟村民告诉记者,该地块在2013年前后被征用,但是征用至今,不曾利用,长期处于撂荒状态。

  根据《土地管理法》第三十七条之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闲置、荒芜耕地。已经办理审批手续的非农业建设占用耕地,一年内不用而又可以耕种并收获的,应当由原耕种该幅耕地的集体或者个人恢复耕种,也可以由用地单位组织耕种;一年以上未动工建设的,应当按照省、自治区、直辖市的规定缴纳闲置费;连续二年未使用的,经原批准机关批准,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无偿收回用地单位的土地使用权;该幅土地原为农民集体所有的,应当交由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恢复耕种。

  “能源重镇”愿景落空?

  “如果从2008年,华能集团与庆阳达成战略合作算起,至今已经十年了,庆阳市委书记已经换了四任,每一任领导都希望能够在其任期之内,华能的煤矿能够建成投产,但是终究还是没有如愿。”庆阳一位已经离休的政府人士向记者表示,由于庆阳探明的煤炭资源丰富,甘肃曾经有意将庆阳打造成“陇东能源基地”,并有“陇电东输”“陇煤东运”的设想。但是华能煤矿的缓建,仍未能让这些蓝图变成现实。

  上述人士亦称,庆阳属黄土高原沟壑区,生态比较脆弱,稍有不慎就会给这个地区带来后患。但为了能够使得华能在庆阳煤电项目早日建成投产,庆阳仍然开“绿灯”,并在矿区水、电、路等配套工程项目建设上给予全面支持。

  根据甘肃省“十三五”能源发展规划,将推动煤炭开发,加快促进煤炭清洁开发利用,预计2020年将形成产能5000万吨。而庆阳就是其中的重中之重,因为在“十三五”时期,甘肃省已开工的煤矿中,产能位居前三位的都在庆阳,分别是核桃峪煤矿(800万吨/年)、新庄煤矿(800万吨/年)、甜水堡煤矿二号井(240万吨/年),三者合计产能占已开工产能的70%以上。

  记者梳理发现,从2009年开始,庆阳几乎每年的政府报告中都涉及加快推进核桃峪煤矿与新庄煤矿建设的内容。其中,2017年庆阳市政府报告中就指出,争取宁北、宁西矿区总体规划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复,建成核桃峪、新庄矿井,做好毛家川、九龙川、钱阳山矿井项目前期工作。

  “庆阳市目前仅有90万吨/年的刘园子煤矿正产投产,至于核桃峪煤矿、新庄煤矿都处在建设当中。” 张志正向记者表示,华能集团的上述煤矿正处于建设当中,之所以开工至今十年未投产,是因为华能煤矿开工建设之后,就迎来煤炭价格低谷,因此,华能集团放缓了建设速度。同时,在技术方面,由于核桃峪煤矿地下水系复杂,给煤矿建设造成了困难,目前该问题已经得到解决。至于煤矿配套的电厂项目没有建设基于两方面原因,一、目前煤矿并没有投产;二、没有确定好电厂建成之后电力将输送到哪里。

  就华能核桃峪煤矿以及新庄煤矿建设缓慢的原因,以及煤矿、电厂的审批手续等问题,2018年3月21日,本报记者致函华能集团,3月23日,华能集团方面回复称,关于手续问题,跨度时间较长,其间不乏有人事变动,集团公司正在积极准备回复,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其回复。

中国法制网摘编 崯嶧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